上官云开:我与弱者

上官云开 2021-07-11 2047

年过半百,我趟过了世俗的浑水,仍不染一身世故。此文是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让弱者哭出声》一书后记,题目是2003年11月14日《法制日报》发表时,编辑加的。

(图:《让弱者哭出声》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

一直坚持写批评稿件,搞舆论监督报道的,也许不只我一个人,但我,绝对是为数不多的坚持者之一。  

写批评稿件很累的,我一直坚持,因为我热爱,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生活。批评稿件在某些人看来是揭短,影响他们的升官发财,他们绝不会去想通过曝光。  

收于这个集子的是我近些年写的稿件媒体公开发表中的一部分,由于水平有限,很粗糙,但很朴实,可以说是我用鲜血和汗水写就的,全部都是扎扎实实的采访后,把事实和自己的真实感受通过笔端记录在纸上的。 

 我们这个社会,由于社会分工的不同,地域的不同,还有不少没权没钱、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这些人就是弱者。强者遇到委屈会举起拳头,而弱者呢,遇到委屈,他们只能选择忍受。这就是我们生活的现实。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农民把我养大。我看到了弱者的处境,什么叫生存困难,什么叫无可奈何;我体会到了弱者的滋味,什么叫痛苦,什么叫屈辱,因此把让弱者哭出声当做责无旁贷。  

写批评稿件有时要到几百里远的大深山区和公路不通的农村采访,累得腰酸背痛,脚都提不起来。这还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来自方方面面的说情、求情,还有诬蔑和毁谤,我写的稿件几乎每篇都要经过这样一个过程。  

来求情、说情的往往找的是我的熟人、朋友,如果给了熟人、朋友的面子,又对不起我采访过的老百姓,他们有很多人是跪在我面前痛哭流涕,我能让他们心中仅存的一点点希望都破灭吗?!找人求情和说情的碰了钉子后,往往就不客气了,这些人手中有“公章”,无中生有的说你找他们要钱,或者是要物、玩女人等等,能把你搞臭就行,写成材料一打,印盖上公章寄给有关部门。除了被批评对象对我不择手段地泼污水外,还有就是我们记者圈子的人,比如曾在湖北某法制媒体做过记者的刘某,因为他炮制的稿件把监利县柘木乡派出所原所长赵某捧成了“全国优秀警察”,后来赵某违法违纪被查处,我在采访中了解到赵花在一些记者身上的钱都达数万元后,刘某从此在一些场合无中生有的败坏我的名声。我不敢说自己有多么高尚,但是所有泼向我的污水,并没有把我搞臭,这么多年的事实证明,我是清白的。  

刚开始的时候,面对泼过来的污水,我总是天真的到处去解释,后来,我也就不理它了。我感到人言可畏的时候,一个人常常闭着眼睛想很多很多,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我对得起天地良心。  

我也常常想不写东西了,好好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可是我不能。有时我一天要接到几个电话,有时甚至是半夜打来的,他们都是七拐弯、八拐弯打听我的老百姓。我不是青天,也是不侠客,但我是农民的儿子,这一切没有办法让我不流泪。   好在时间长了,他们也领会到我软硬不吃的性格,求情、说情的少了,诬蔑和毁谤我的也少了。  

在准备出这本集子时,我把样书送到北京,一位领导看了后说:好!对你这本书有意见的,如果是当官的,也一定不是好官,贪官、昏官毕竟是少数,不要怕。还有2003年2月18日,中共湖北省委副书记邓道坤同志批示对我做的工作给予了肯定、鼓励和鞭策:“记者的责任心、工作作风值得我们学习,欢迎舆论监督”。这一切使我深受鼓舞。  

我需要对大家说的是,明天我依然坚持,不管有多苦、多累、多大委屈,无怨无悔。


(作者简介:上官云开,客家人现居武汉,资深媒体人,评论家。著有《珠海的爱与痛》、《让弱者哭出声》等书。所写稿件使近300名违法违纪官员、流氓黑恶份子受到处理。微信sgyk666)


共有 6 人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