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万国商厦工程涉嫌伪造证据致使施工方债台高筑

李晖 2021-06-18 1488

从事工程建设的浙江诸暨人斯学江今年已63岁,近日向媒体讲述了他在2003年承建兰州万国商厦工程中,发生巨额工程款被拖欠引发纠纷,又被诉讼方伪造合同令判决结果备受争议,并导致本人至今18年来债台高筑、业务难以为继、家庭生活陷入窘境的事情。

斯学江从1980年开始从事建筑行业,最初在上海搞施工,从1999年开始在兰州兰新市场做工程。斯学江按照在上海的先进技术、管理模式严格管理、狠抓工程质量和施工进度,施工出来的工程质量好、进度快,受到建设单位的好评。甘肃省市建管系统的领导来工地莅临指导,对良好的施工质量给予好评。1999年开始,斯学江离开上海参与西部大开发建设,1994年成立了东方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东方公司)旗下的子公司——诸暨市越海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越海公司)任负责人。从2000年始,斯学江率队以东方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施工资质总承包一级在兰州承接工程。他2003年考上一级项目经理证,2008年转为一级建造师。

2003年始承接的兰州万国商厦工程引发经济纠纷

2003年,斯学江接到兰州兰新瑞德科工贸集团有限公司(简称瑞德公司)投资的万国商厦工程,建筑面积单体约23万平方米,总高约100米,地下二层、地上一至六层为商业,七至三十层为住宅,总投资2.3亿元,工程需垫资1.15亿元。七层以上分为A、B、C、D、E五幢塔楼。

2003年2月8日,斯学江作为乙方,水电安装承包人周士夫作为丙方,与作为甲方的东方公司签订工程协议。

协议第1条规定:该工程土建由乙方承包施工、水电由丙方承包施工,工程所需资金由甲方垫资50%,乙方垫资35%,丙方垫资15%,甲方垫资50%的资金向乙方、丙方按月收取月息1.2%,到期本息一并收回。第2条规定:甲方按工程建安总造价(以决算为准)的3%向乙方、丙方收取承包款。

斯学江向东方公司交投标保证金人民币50万元,周士夫向东方公司交了投标保证金人民币150万元。斯学江承接的这个工程得到当地建管系统领导的重视,年终时当地建管局曾给予奖励。工程开工后,因该工程的单体面积大,一个一级项目经理不够,建管部门要求两个一级项目经理参与施工管理,斯学江的越海公司刚好还有一个一级项目经理斯祝根,斯学江安排他也去兰州工地参与管理。分工是斯祝根管理内部工程资料、参加工程有关例会。斯学江负责施工现场技术、人员、机械设备等全面管理。

斯学江介绍,2003年3月8日,东方公司与瑞德公司签订了施工合同,东方公司派来了土建施工包工头楼玉良。2003年3月20日,东方公司没有通过斯学江同意,与楼玉良签订了承包协议,由东方公司直接签订了承包合同,楼玉良交予东方公司200万元工程保证金,施工的工程款由东方公司给楼玉良全额垫资。因万国商厦工程需总垫资1.15亿元,但楼玉良本人没有资金实力,东方公司承诺施工用的资金由东方公司承担。他本人的保证金也是交给东方公司法人代表郦国敏,楼玉良在施工中由于资金无法解决,民工经常讨薪。

为解决困难,斯学江帮楼玉良解决了三大材料供应及民工工资的部分资金,楼玉良向东方公司借款1000万元。但东方公司没有借给楼玉良,只把楼玉良、斯学江、周士夫三人交给东方公司投标保证金200万元、保证金200万元合计400万元退到东方公司驻甘办事处账户内,会计由东方公司指派杨建大担任。2004年11月份,楼玉良因没有资金发工资,楼玉良只能选择退出施工,把工程还给斯学江。

2003年7月份,开饭店生意不好的戚雪峰、斯丽红夫妻俩来工地,请求是否能给他们做点工程。而斯学江当时工程多较忙,没有多想就答应夫妻俩的要求,但是斯学江要求按照包清工的模式做。因夫妻俩没有做过工程,主要三大材料由斯学江送到工地,由戚雪锋清点数量,当场签字确认。零星材料款由戚雪锋在斯学江处领用购买,施工技术人员、资料员、预算员、安全员、保安等由斯学江负责安排,工资也由斯学江支付。斯学江要求他们交200万元工程质量保证金。戚雪锋因当时万国商厦工程的图纸跟不上施工,施工不顺利,工程变更相当多,加上C塔楼地基土质不好,另外的A、B、D、E先施工,施工进度也不快。

在楼玉良退出施工后,东方公司把工程强行推给斯学江,而斯学江不好推辞。因一旦工程停工,将对他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后来不懂建筑业务的戚雪峰又提出把楼玉良留下来的七层以上的D塔楼、E塔楼的工程交给他做,因他一幢C塔楼人工、周转材料有点浪费,忙不过来的斯学江同意让戚雪锋继续施工,把楼玉良施工时的一切机械设备都免费留下来给戚雪锋施工用,但要求施工质量同C幢楼一样。

之后,由于兰州进入冬季施工,兰州市建管系统来通知要建筑市场执法大检查,斯学江堂叔说,为了应付执法检查之用,戚雪锋的工程需要补签两个内部承包协议,斯学江当时也没有多想,叫堂叔去打印,东方公司带兰字的公章,法人章由斯学江保管盖上的,东方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万国商厦项目部的公章由斯学江堂叔斯祝根保管,规定斯祝根在本人处领用公章,仅限于工程资料。

2005年初,兰州瑞德公司资金困难,付工程款不及时。到了5月份,作为丙方的水电项目部周士夫,也因资金紧缺不继续做了,转给他徒弟边森彪做。东方公司的法律顾问杨绍君律师给斯学江设了一个圈套,说周士夫不做了,让斯学江在边森彪做的协议上签个字。因斯学江在工地上忙,没有仔细看,仓促签了个字就回工地上了。当时因兰新集团建设资金非常缺,没有办法付工程款,瑞德公司还要求斯学江把工地的民工、管理人员的身份证给瑞德公司,去办房子的按揭贷款,解决了部分工程款,工程就这样继续施工。

斯学江的A、B楼工程在2005年底基本竣工,大部分施工人员转到另外工地施工。2006年下半年,由于兰新集团没有支付工程款,斯学江也无法再垫资,按东方公司与兰州瑞德公司合同规定,欠应付工程款约5000万元,只好停工了几个月,双方到兰州市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后来通过多方协调,兰新集团付了几百万元。

2007年9月20日后,工程继续开始施工。戚雪锋既没有移交工程,也没有和斯学江结算,在2007年12月后就退出工地,使斯学江措手不及没有办法接手,只好安排人员把未做的防火门、涂料、地下室人防等继续施工直到竣工验收,把工程及工程资料移交给建设单位,直到2009年把工程维修、保修工作完成。这其中,斯学江为戚雪锋的C、D、E塔楼垫付施工材料、人工费约200万元,垫付C、D、E对外欠款包括材料款、钢管租费、外墙保温工程款及材料款约200万元,楼玉良离开工地时留下来的钢材、塔吊两台100米高、电梯两台120米高等设备款320万元。

长达十余年包含戚雪峰虚假合同的相互诉讼,被最高法裁定撤销并发回重审

2009年5月份,斯学江接到东方公司到法院起诉传票,因斯学江2008年12月19日和兰州瑞德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结算完毕,工程资料也已移交,东方公司法人代表郦国敏和周士夫、戚雪锋等联络,想尽办法要把斯学江已结算好的约6000万元工程款,由东方公司分配。而斯学江知道,如果工程款汇到东方公司账上,那本人连一分钱也拿不到了。因东方公司在当地有钱有势,无奈的斯学江在绍兴中院以实际施工方的身份起诉瑞德公司、东方公司。

此后,斯学江在兰州起诉戚雪锋超付工程,戚雪锋在兰州中院的诉讼中,在兰州中院主持下,原、被告双方确定了司法审计单位后,在司法审计中,戚雪锋后期极不配合,和审计单位领导吵架并发短信威吓审计的工作人员。兰州中院判决后,戚雪锋上诉至甘肃高院,而戚雪峰则从北京律师事务所请了律师,又从工人日报法制部请了记者,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公安部、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等国家相关部委反映了虚假情况。

2012年3月9日,由最高人民法院立案一庭把戚雪锋上诉案件材料调走。在一年多的时间内,斯学江向甘肃省有关部门举报过原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领导秘书的有关情况。2013年12月13日,甘肃省高院(2012)甘民一终字第1号民事裁定书,以“本院认为原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兰法民一初之字第14号民事判决书,发回重审。”

斯学江呼吁公正审判此案,惩处违法者

斯学江反映,在兰州万国商厦工程纠纷中,作为工程发包方、承接方等相关方,相互起诉、反诉等多达30余起,直至诉至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院于2020年10月20日发出(2020)最高法民终319号《民事裁定书》:

一、撤销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2011)甘民一初字第004号民事判决;

二、本案发回甘肃高级人民法院重审。

据了解,甘肃高院按照最高院裁定,已于2021年4月19日重新开庭审理此案,目前此案仍在审理中。

据一位知情的权威法律人士指出,斯学江反映的建筑工程领域和司法机关存在的问题应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按照中央精神依法依规给予公正核查处理,以维护企业家的合法权益,保护企业家的生产经营积极性。同时,在依法治国的当下应严肃司法领域的执法环境,对确实存在的执法不公问题予以惩戒。(李晖)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今日质疑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发布后30日内与(微信:ruidujianwen)联系.

共有 0 人评价